北京再担保业的探路与突围 
               ——专访北京中小企业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恺


编者按:对接中央政策,立足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北京国企正进行一场动真格儿的京味儿改革探索:深化董事会建设、分类考核、信息公开试点……作为地方国企改革的旗帜,如今已形成近20项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随着北京国资国企改革深入推进,北京商报借以本组策划报道,通过数十家国企样本,以金融、商业、服务业等行业视角,讲述京城国企探路北京经济社会转型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扶农扶创扶小微,被看做是经济下行区间里风险最大的金融类业务。然而有一家公司,它利用合理杠杆,将有限的支农资金最大化利用;它通过与园区合作,携手甄选,扶持出一批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创业企业;它也有坎坷,在为小微企业提供增信时,5个亿的代偿让这家企业尝到了风险的味道;但它并没有退却,自制的风险管理指导意见成为了拓展业务中的防火墙,它就是北京中小企业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再担保公司)。

  支农支创:从5000万到5亿的背后

  相较于银行业资产总额动辄几百万亿元量级来说,全国担保行业去年底的资产总额只有1万多亿元,规模小却作用大,是破解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重要手段,对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具有重要作用。

  北京再担保公司董事长秦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再担保公司严格意义来讲是个准公益型国有企业,在服务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发挥再担保社会效益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秦恺举例,十八大以后,中央一直强调要推动扶贫开发,帮助落后地区、贫困农户脱贫,实现小康。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支持农业、支持三农、支持农民脱贫致富,这是方方面面都在考虑的,融资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2010年开始,北京再担保公司与中国扶贫基金会下设的中和农信机构开始合作,重点支持贫困地区农户的创业贷款,平均每户不到1万元,帮助农户从事商贸、小型制造、养殖、种植等,通过扶贫创业贷款帮助贫困地区农户走向富裕,北京再担保公司与中和农信加强合作,从最初的5000万元到目前5亿元的规模。按平均每户1万元计算,北京再担保公司与中和农信支持了5万户农户创业脱贫。

  以往的扶贫更多是救助、无偿资助,北京再担保公司改变了传统的扶贫方式,让农民用来之不易的信贷资金更好地从事经营活动,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是北京再担保公司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进行的一个有效尝试,这也表明了北京再担保公司勇于承担社会职责。秦恺说道。 

  除了支持三农发展,近年来朝气蓬勃的科创企业也成为担保行业关注的重点。此外,秦恺还补充道,从2010年开始北京再担保公司与北京地区担保公司合作,为高科技企业和创业企业提供服务,帮助它们融资。从2012年北京再担保公司率先在高科技企业最聚集的海淀地区,与各种孵化器、创业园合作,重点为园区、孵化器里的创业企业提供融资支持,2012年推出创业贷以来,已经累计为超过700户科技型创业企业提供融资支持,规模8个亿,很好地响应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为创业企业营造良好的创业环境。在700户创业企业中,超过10%的企业通过几次融资支持走上新三板,或者被上市公司溢价收购,经营得到了更好发展。这是国有企业在新形势下勇于创新、适应经济发展需要所做出的有益尝试。

   代偿:5亿的考验与反思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数年来的经济下行趋势令中小企业受到冲击,经营困难、信用水平下降影响,也让为其增信的担保行业风险上升,代偿发生情况不断增加,部分担保机构因失去代偿能力而倒闭。而这也是北京再担保公司近年来所遭遇的考验。

  秦恺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金融市场也会出现一些风险波动。在此过程中,中小微企业特别是跟传统产业相关的中小微企业,受经济下行影响,经营出现困难,例如亏损、市场需求不足、债务压力较大、经营成本不断上升等问题。中小企业经营出现困难,导致为它们提供融资担保服务的担保机构也出现较大的风险代偿。

  按照行业管理,一家企业向银行贷款的担保费用大概在总额的3%以内。按照这个费用来核算,不计入担保公司的成本,33家贷款同规模的企业中只能存在一家企业形成不良。一旦多家受担保企业无力偿还贷款,担保机构就要履行代偿义务,而这一风险是担保机构难以承担的。

  面对担保行业的风险凝聚,为担保机构从事再担保服务,分散风险的北京再担保公司也受到冲击。秦恺介绍,北京再担保公司给这些担保机构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担保服务所出现的不良和代偿提供了近5亿元的代偿补偿,这是近几年北京再担保公司出现的比较大的波动。

  而面对5个亿的代偿,北京再担保公司又做了哪些改革尝试和举措?秦恺总结,一个公司不能逆经济周期贸然发展,不能盲目扩大规模,北京再担保公司在北京地区担保行业起到的核心作用之一就是分析了这5亿元、约400个代偿项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不良的出现,通过分析总结,北京再担保公司形成了风险管理指导意见,并下发给合作的担保机构学习研究、引以为戒。通过指导意见提示担保机构甚至银行,在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同时更好地控制风险。

  此外,北京再担保公司也在尝试帮助担保行业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秦恺指出,在大量的分析总结之后,北京再担保公司发现在经济下行过程中,高科技企业、文化创意企业、现代服务企业依然表现出良好的成长性,在北京地区的中小微企业贷款中不良率相对较低,近几年北京再担保公司在帮助和指导担保公司控制风险的同时,引导担保公司加大对高科技企业、文化创意企业融资担保业务的市场开拓,帮助担保公司和银行开发优质客户资源。

  定位:坚持政策属性与扩容市场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正在深刻影响着传统金融业。在秦恺看来,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影响较大,但是对担保影响不大。现在我国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最大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债权人不了解债务人,担心债务人还不了款,所以需要担保。互联网金融虽然是中介服务机构,但它毕竟是代投资人把钱放给使用者,必须对债权人负责,虽然通过互联网金融的大数据识别客户的信用风险是一个方面,但还是需要线下信用调查、风险识别控制以及担保机构的增信才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此互联网金融眼下对担保行业影响不大。

  对于担保行业的发展,秦恺认为,从1999年开始,担保已经进入18个年头,在新的环境、发展需要下,担保行业也需要改革和创新

事实上,尽管信用担保体系设计的初衷是提供不以营利为目标的政策性金融服务,但在发展过程中,财政资源的有限性以及行业起步阶段相应运作和补偿机制并不完善。为弥补担保资金不足,各级政府开始引入民间资本,后期也有一些外资进入担保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商业性担保很快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在秦恺看来,目前担保行业最重要的改革就是围绕2015年国务院出台的43号文件精神,第一是理清思想,还融资担保准公共产品的本来属性。大家要有统一认识,让融资担保回归到政策性属性上来,这样才能更好发挥融资担保机构在支持小微、三农、实体经济方面的重要作用。第二是按照这样的思路重塑融资担保体系,让它在保持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扩大服务中小微企业和三农的规模,充分发挥其社会效益职能。秦恺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文 代小杰/制表

 


首都建设报:北京再担保累计规模突破3000亿
一头为小微做增信 一头帮银行做风控 再担保:搭桥化解创业融资难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