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需要再担保

 

编者按:

    《信用担保管理概论》作为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培训教材,对担保行业的成长发展规律、经营理念和专业知识等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介绍,是多年来担保行业少有的优秀著作。其作者张利胜先生从事担保行业十余年,作为行业权威领军人物在本书中提出了许多精彩而又独到的见解,其中关于信用再担保与担保的论述对于指导信用担保体系建设,促进行业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本刊特摘录书中第十三章有关再担保的部分论述,以飨读者。

我国的信用担保机构已经形成规模,但规模效应还不够充分,集中表现在以资本金为基础的担保放大倍数效应不足,据分析平均倍数不超过4倍,也就是投资人投向担保机构的1元钱,平均担保规模是4元钱。从投资收益角度分析,这并不是理想的目标。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计算:4倍于资本金的担保额,按年收费2%计,每年收入8%,其成本包括经营费用和风险成本要用去75%以上,所余不足2%,一般投资人的年收益2%,显然是不足的。可能有人会建议,减少风险成本就会增加收益率。但是目前,担保机构基本没有分散风险的路径,只能依靠风险自留机制,必须提足留够风险准备金。如果采取少提不留风险准备金的办法,无疑是杀鸡取卵。

从以上简单分析,可以看到我国担保机构面临的直接问题是如何放大担保倍数效应,提高收益率,提高资本的效能,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透过现象看质,是什么制约了担保机构扩大倍数效应、制约了资本收益率?根本因素还是担保机构的风险控制防范和认识能力不足。也由于使用信用担保的各方面尚不能正确判断评估担保机构的风险控制能力,经济社会就不会认同其合理放大倍数,只能保守处置;由于资本不能获得社会平均收益率,商业投资人也会降低对担保机构的投资积极性;由于担保倍数效应显现不足,体现不出社会效应,政府作为资人也会觉得业绩质量不高。如果长期处于这种状态,无论是政策性担保机构,还是商业性担保机构的投资人都可能提出,投资于担保机构价值何在的疑问。尤其是商业性担保机构,为了适应资本的营利本能,就可能超越担保功能,违规经营。经济社会各方面都会提出现在的担保机构能不能可持续发展的疑问。

研究担保机构的倍数效应问题,其实质是可持续发展问题,核心症结是风险控制和风险损失处置机制问题。当然,担保机构的自身能力是关键因素。但是,担保机构的控制处置是一个系统。担保机构应当建立财政的专项补贴及资本金补偿的制度。财政直补机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但也存在难以持续和难以公平运作的问题。建立再担保和担保保险制度,应是更好的选择。

再担保机制可以以风险分担的方式帮助信用担保机构减轻保证责任压力,以市场化的运作提升其信用担保能力,以业务支持的方式帮助其实现专业化经营。从我国信用担保行业长远发展的角度,建立和完善再担保机制具有必要性。

再担保机制的构建有制度和客观需求上的必要性,也具有政策和法律环境方面的可行性。目前,虽然在狭义的法律层面对再担保制度未加以明确,但政府机构部门规章及政策性法规文件已经明确肯定了再担保制度的地位。

1999年,原国家经贸委下发的《关于建立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了再担保的责任分担划分原则。2000年,财政部下发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风险管理暂行办法》、建设部和中国人民银行下发的《住房置业担保管理试行办法》,都要求加快建立包括信用再担保制度在内的信用担保体系,并同意组建全国信用再担保机构。

根据“法未禁止即为允许”的原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中“当事人对由民事关系产生的债权,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以担保法规定的方式设定担保的,可以认定为有效”的规定,再担保是一种有效的法律行为。

浅析我国担保行业监管思路的构建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